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化 > 文苑

庐山雪遐思

来源:一分彩计划_幸运分分彩走势图 发布时间:2020-02-14 09:25

  42年前,我从江西九江军分区教导队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江西省庐山人民武装部任职,与庐山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庐山工作的3年时间里,庐山给我留下了诸多美好印象和回忆。其中,我尽情领略了别有韵味的庐山雪。

  庐山雪景,年平均约为30天。降雪期,早的11月中旬就开始了,迟的可以延续到次年4月。庐山雪没有分明的起止时间,多在每年的12月下旬到来年的2月底。春节前后的一段时间,是庐山观赏雪景的黄金时段。记得有一年4月中旬,头天还是阳光灿烂的庐山,次日一大早冷不防下了一场不小的雪。尚在庐山工作的我,欣然写下一首小诗:“南国四月百花开,山寺雪花依旧白。百花雪花一样美,点缀江山更多彩。”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3年后,我调离了庐山。先是在九江工作,后调回了福建。不论在九江,抑或在福建,多次在冬季“跃上葱茏四百旋”——重返庐山探亲度假,又多次与庐山雪不期而遇。

  印象中,庐山雪好比仙女下凡。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雪花,给原本就难识其真面目的庐山,平添了不小的迷人度与神秘感。每当大雪过后,从海拔最高的汉阳峰,到诗人李白提及的香炉峰、五老峰;从龙首崖、锦绣谷,到三叠泉、含鄱口……庐山俨如冰雪世界,恰是冰天雪地,令人忘记了今夕是何年,分不清天上与人间。正因此,年年引得无数游客慕名前来欣赏雪景。

  那年岁末,一场大雪飘然而降,庐山南北两条公路全线封闭。为了赶回庐山与岳父等家人团聚,我和妻子背上一袋年货,先从九江市区乘坐公交车,抵达庐山北麓莲花洞,而后沿着好汉坡拾级而上。

  好汉坡是庐山闻名的登山古道,险峻且陡峭,平时行走尚且不易,雪后路滑,加上不知深浅,不熟路况,稍有不慎,就会滑倒摔伤,甚至发生意外。年轻的我们,时而艰难地攀登,时而歇脚喝口随身带的香槟酒,还别有一番情趣。登到半山,发现10多位外地游客,包括几位老人在内,全都兴致勃勃、气喘吁吁地攀登着。望着他们一步一喘的样子,我轻声问其中一位老汉:“你们过年为什么来这里辛辛苦苦爬山?”“庐山的雪景美呀,值得!”对方不假思索地回答。

  庐山雪景,江南一绝。寒冬时节,一场大雪降临,整个庐山,立马变成积雪、雾凇、冰挂相映成趣的冰雪王国。庐山的雪有两个独特个性,如不亲身经历、不用心观察,未必能够发现。

  来时急切切。多年前一个冬日,我携妻带女从福建到南昌后,换乘“庐山号”旅游列车向九江开进的途中,时不时有阳光透过车窗照射进来。想到只有短短几天假期,望着车窗外太阳的“笑脸”,我不无失落地喃喃道:“这次怕是无缘见到庐山雪了!”那时还没有高铁,一路颠簸,颇为疲劳。当晚,我们入住酒店后早早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发现庐山魔术般换了新颜:漫山披雪,惟余莽莽。放眼望去,地面屋顶全覆盖,千树万树梨花开。我触景生情,一边喜不自禁地抱着女儿、叫上妻子,冒着严寒,合影留念;一边由此及彼,浮想联翩:庐山雪,你心地如此纯净,宛若初恋少女,悄无声息、淋漓尽致地把满腔情爱,倾注给了庐山这个天之骄子。庐山雪,你品格如此高雅,倘若李白、杜甫、白居易等诗人有缘与你相遇相知,一定会留下更多更美更精彩的诗句……

  去时慢悠悠。不论是我青少年时代生活过的闽地山区,抑或是我从军、工作了10多年的九江,寒冬腊月,偶尔也会下雪,但大多是星星点点的小雪,而非纷纷扬扬的雪花,即便有时铺成薄薄的雪毯,没等人们大饱眼福,很快融化得无踪无影了,给人留下丝丝念想、缕缕惋惜。庐山雪则不然。不知是对庐山百般眷恋,还是与庐山情意缠绵,一场大雪下过,纵然云开雾散、天气好转,没有十天半月的,那雪也不肯消融。记得有一年冬天,我们在庐山经历了一场雪,从腊月二十五夜间直到正月初六,下了10多天,虽然风和日丽、阳光灿烂,可山间那些静默的、圣洁的白雪,依依不舍从朝南的部位开始,慢慢融化、缓缓消失,给人一种不忍分手、不愿别离的感觉。

  雪后庐山,不论在牯岭街心公园漫步,还是到哪个景点游览观光,都会让人陶醉在晶莹剔透的景色里,沉浸在由表及里的洗礼中。

  夏日庐山,端的避暑胜地;冬日庐山,真乃冰雪世界。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雪花,把偌大的庐山装扮得既有北国风光的粗犷,又有南国景色的秀丽,变成“千崖冰玉里,万峰水晶中”的琉璃世界。

  雪后的庐山就像披上一层纯白的玉衣,屋檐下、树梢上,结了一条条晶莹剔透的冰柱子,用九江话说就是“结凝”,美得让人心醉。古往今来,人们大都爱雪。至于庐山雪,就更为迷人,更具魅力,更有情趣了。宋代程公许的《庐山雪》诗云:“倚天无数玉巉岩,心觉庐山是雪山。未暇双林寻净侣,试招五老对苍颜。远游借问有何好,胜赏何曾容暂间。却恨此生云水脚,误随人去踏尘寰。”明代王世懋的《庐山雪》则是这样写的:“朝日照积雪,庐山如白云。始知灵境杳,不与众山群。树色空中断,泉声天半闻。千崖冰玉里,何处着匡君。”可见庐山雪的魅力。

  当年,毛泽东曾三上庐山,并留下《七律·登庐山》等诗作。我想,假如毛泽东有机会在冬日里上一次庐山,且又遇到天降大雪,一定会有更多诗作流传。

  冬季到庐山来看雪,对南方人来说,不单路程最短,而且雪景堪与北国媲美。如若不信,有机会的话,你不妨试试看。只要身临其境,只要是巧遇降雪,站在牯岭,放眼望去,沟沟坎坎洒满银光,崖崖壑壑如覆羊绒。一旦雪过天晴,在柔和阳光的照耀下,峰岭难分,远近有别,茫茫一片,熠熠生辉。借用毛泽东的诗句“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来描述,再合适不过了。

  《我爱你塞北的雪》中唱道:“你的舞姿是那样的轻盈,你的心地是那样的纯洁……你是春雨的亲姐妹哟,你是春天派出的使节,春天的使节……”塞北的雪是这样,庐山的雪也不例外。都说瑞雪兆丰年,雪与春有着密切关联,赏过庐山雪景,春天就不远了。(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纪委监委 张桂辉)